536老影院

昭君出塞

9.0

播放数:131

连载中,待更新共49集

古装 爱情 地区: 大陆导演:李彩桦,罗嘉良,袁立,茹萍,姚鲁,唐国强,马浚伟,任帅播出:2006-07-29

简介:

《昭君出塞》是香港寰宇公司出品,由导演冷杉执导,罗嘉良、李彩桦、唐国强、袁立、茹萍、姚鲁、马浚伟、任帅、马诗红等主演的一部古装历史剧 [1]  。该剧是根据汉代王昭君远嫁匈奴的历史故事改编而成,本剧分两条线展开,一条讲述呼韩邪大单于如何在匈奴各部族中脱颖而出成为草原霸主。另一条则以王昭君为主角,在京城与化装成汉人的呼韩邪偶遇,并引发浪漫的“英雄救美”故事 [2]  。该剧已于2006年7月29日在央视8套播出 [2]  。罗嘉良因饰演呼韩邪单于,获2007年内地电视剧风云盛典“港台最受欢迎男演员”奖 [3]  。

 

昭君出塞剧情介绍

  •   殷如墨化装成送信人突然刺杀呼韩邪单于,呼韩邪单于赤手空拳和他对打。日逐王看不过拿刀迎战殷如墨,被殷如墨砍成重伤。殷如墨口口声声说要为父报仇,奄奄一息的日逐王拿出了和殷如墨一模一样的银牌。眼看阴谋就要败露的卫律拿刀刺杀呼韩邪单于,被飞刀砍中。临死前,他说出了殷如墨是日逐王之子以及阿渠设计欺骗殷如墨…

  •   铸造现场,阿诺兰趁人不备,用刀将风箱划了一个大口子。不久,铜炉爆炸了。王庭内传遍了王昭君是恶魔的谣言,卫律声嘶力竭地要把昭君撵出王庭,不明真相的人们呼应着。 呼韩邪单于在现场发现了一块被人用刀划开的皮子。他告诉大家,铸金人失败并不是上天的惩罚,而是有人故意破坏。呼韩邪单于下令重铸铜像,并要派人严…

  •   打猎归来,阿诺兰故意大喊,让手下把呼韩邪单于送给她的狼皮拿进去。婉儿气得要去找单于,王昭君劝阻了她。 呼韩邪单于命人铸造金人,准备召开祭祀大典。呼韩邪单于的铜像铸成后,卫律警告阿诺兰,昭君的金像如果铸造成功,匈奴女主人的位置就是王昭君的,谁也动不了了。他还特意提醒阿诺兰,铸造金人如果不成,可是大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胜利归来,卫律告诉他,王昭君和一个年轻的汉族小伙子不辞而别了。王庭内,传遍了王昭君与人私奔的谣言。呼韩邪单于一怒之下,骑马去追。 殷如墨带着王昭君要从五原郡入汉,引起昭君的怀疑。昭君拜托王老爷子回汉帮她查清母亲是否患病,就和婉儿连夜返回。途中,她们遇到了前来追赶的呼韩邪单于。不容分说,…

  •   王凤把平都公主嫁给了一个47岁的乞丐,皇上为此十分气愤。 呼韩邪单于回到王庭,得知屠耆向西逃窜,顾不上祭庙大礼,立即率部队前去追击。呼韩邪单于肃清了西逃的屠耆残余,屠耆本人也死在两军阵前。呼韩邪单于走后,殷如墨与卫律勾结,欺骗王昭君,说她母亲病重,要她立即回家。怕昭君不信,殷如墨还拿出一封隔壁米店…

  •   夜晚,呼韩邪单于为王昭君举办了一个隆重、浩大的篝火晚会。呼韩邪单于的子民们热情地为呼韩邪单于和昭君阏氏献上了美酒。酒罢,呼韩邪单于和王昭君和大家一起跳起来。这晚,呼韩邪单于留在了昭君帐内。 呼韩邪单于率领的迎亲队伍刚刚走到一个地势狭窄的地带,屠耆的人就从山上杀了出来。因敌众我寡,形势十分危急。此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来找昭君,被婉儿骂了一顿。呼韩邪单于找到阿诺兰,斥责她所做的一切,并告诉她,在昭君身上永远不会发生她所希望的一切。 屠耆大帐,殷如墨看着淮阳王命令他截杀呼韩邪单于的信,知道昭君嫁了呼韩邪单于,气得暴跳如雷,发誓要杀掉呼韩邪单于。 士兵进来报告,呼韩邪单于正去左地,要在那里休息几天才能出发…

  •   屠耆大帐,殷如墨告诉屠耆,有人已将屠耆的行动告诉了大汉君臣。这个人就是隐藏在屠耆身边的汉朝奸细。屠耆拍案而起,发誓要揪出这个奸细。 屠耆故意把王爷的信放到了大帐内的案子上。赵遂见帐内无人,偷偷溜进去寻找来信,被当场抓获。已经破了相的赵遂装做是去抓老鼠,并当众生吞了被抓住的老鼠,才躲过了屠耆的怀疑…

  •   昭君走后,一心想把王昭君据为己有的毛延寿,接受不了昭君远嫁的事实,自杀了。 由于赵遂的密报,皇上知道了屠耆假冒呼韩邪单于进攻大汉的真相。这让淮阳王十分惊慌。他要屠耆找出隐藏在屠耆身边的钉子,拔出来,消灭掉,还要屠耆半路截杀呼韩邪单于。 夜晚,天凉了,昭君阏氏为乌禅幕大叔和逐鹿王子送去两床棉被。逐鹿…

  •   淮阳王给平都公主出主意,要她在呼韩邪单于接昭君出宫时,蒙混替嫁。三天的时间到了,呼韩邪单于到宫门迎接王昭君。带着红盖头的平都公主坐着凤撵出现在大家面前。匈奴将士要求见新阏氏一面,张博等人却说,新人入洞房前盖头不能揭。 呼韩邪单于命令将马牵来,平都公主不敢上。呼韩邪单于又命人把琴拿来,让新阏氏为匈…

  •   第二天,淮阳王拜访呼韩邪单于,希望呼韩邪单于能把昭君让给汉朝皇上。呼韩邪单于义正词严地告诉他,自己绝不答应。王昭君眼看着呼韩邪单于和汉朝皇上为了自己而剑拔弩张,有了自杀的念头。萧姑姑向呼韩邪单于求救。呼韩邪单于及时赶到宫中,劝阻了王昭君。皇后告诉太后,王昭君和呼韩邪单于本已当众行了和亲大礼,皇上…

  •   宴会结束,呼韩邪单于向皇上告辞,没想到,皇上竟让人将王昭君带到偏殿,要呼韩邪单于三天后再来接。为了胡汉友好的大局,呼韩邪单于只好先带人离开皇宫。 一出宫门,呼韩邪单于就被婉儿拦住。婉儿认出了呼韩邪单于就是云大哥,非常高兴。她告诉呼韩邪单于,姐姐对他一直念念不忘,只是为了胡汉友好才不得不入宫。现在…

  •   未央宫大殿,皇上准备宣众宫女上殿让呼韩邪单于挑选。呼韩邪单于拒绝了,只要皇上为自己选好的女子。皇上几次相劝,呼韩邪单于毫不动摇。 昭君缓缓上殿。待她抬起头来,皇上、淮阳王、呼韩邪单于都没想到,跪在殿前的王昭君,竟是自己朝思暮想的美女。昭君也没想到,呼韩邪单于就是和自己情深意重的云大哥。 皇上舍不得…

  •   严先生告诉呼韩邪单于,皇上选的姑娘不愿意嫁他,但又希望能借此机会离开皇宫。呼韩邪单于答应严先生,先把这位姑娘选走,到了匈奴,汉匈关系稳定了就放她回家。王昭君听了对呼韩邪单于十分敬佩。她已决定,为了天下人的幸福,她要放弃自己的幸福。 傅子云告诉毛延寿,王昭君就要远嫁匈奴了,是他的画像让皇上舍得放走…

  •   平都公主死也不去匈奴,淮阳王教唆她要得个永远好不了的病。平都公主疯了。 皇上约呼韩邪单于打猎。闲聊中,呼韩邪单于提出,和亲的人一定要心甘情愿,至于出身是否高贵并不重要。皇上听了非常高兴。王凤趁机推荐了自愿请行的王昭君。 王昭君得知皇上要自己去匈奴和亲十分震惊。她讨厌内宫的争斗,如今却要她做匈奴阏氏…

  •   胡汉和亲重新开始。为破坏和亲,淮阳王假情假意地告诉平都公主,匈奴如何可怕。平都公主受不了未来苦难生活的描述,选择了上吊自杀。 饭馆里,殷如墨和卫律在密谋,跟踪而至的赵遂远远地观察着。不过,时间不长,赵遂的跟踪就被殷如墨发现。第二天,赵遂以私通匈奴罪被捕入狱。当晚,赵遂被化装成胡人的殷如墨救走,扔…

  • 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的旗号从不同地方同时袭击汉朝边塞,见人就杀,火烧关市。虽然汉朝皇上和众大臣感到了其中的蹊跷,但情况复杂,和亲的一切活动只好停下。 淮阳王买通了一群泼皮在呼韩邪单于居住的迎宾传舍门口骂人、砸门,甚至扯掉匈奴王旗。卫律也极力挑拨,眼看两边的人就要打起来,呼韩邪单于把自己的人叫了回去。一…

  •   天亮了,昭君和云大哥返回长安。 殷如墨接到淮阳王命令去匈奴找屠耆,让屠耆换上呼韩邪单于的旗号,从边关各处向大汉发起进攻。他们要釜底抽薪,挑起胡汉之争,让汉朝收拾呼韩邪单于。被选中和亲的平都公主哭着闹着不愿嫁到匈奴 。呼韩邪单于的迎亲队伍到达长安,皇上亲自率众大臣到城门迎接。整个长安城欢欣沸腾。 欢…

  •   殷如墨潜入迎亲队伍驻地,抓住了卫律。卫律骗他说,自己是他亲哥哥,要殷如墨与自己联手,杀死呼韩邪单于,为父报仇。分手前,卫律告诉殷如墨,呼韩邪单于已到长安。 早晨,王昭君刚刚走出大门,就见云大哥正在门旁。久别重逢的喜悦,让两人激动不已。他们互诉衷肠,不知不觉走到郊外。 树林里,淮阳王派来的人开始放毒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要到汉朝和亲的事,传遍了汉匈朝野。皇上下旨,要挑选一批宫女随行,凡去匈奴的宫女,十年后可恢复自由。时刻渴望自由的王昭君自愿请行,要求随嫁去匈奴。萧姑姑带来一个好消息,凡自愿请行的宫女,可以出宫与家人团聚。王昭君高兴地离开了皇宫。 深夜,为了破坏和亲,殷如墨受淮阳王之命刺杀逐鹿王子。逐鹿…

  •   夜深了,王昭君默默地看着莲花灯,思念着远方的云大哥。 卫律对呼韩邪单于讲述了呼图吾斯的自杀经过。听说是屠耆最先向呼图吾斯发起的进攻,愤怒的呼韩邪单于指挥军队一举夺下了王庭。 呼韩邪单于伤心地思念着哥哥。大家都担心,他会不会一怒之下发兵征讨汉朝?呼韩邪单于辗转反侧最后决定,为了匈奴和大汉的安宁,他不…

  •   云大哥为昭君买了一个非常漂亮的莲花灯,王昭君和云大哥在街上漫步、谈心,心心相印、恋恋不舍。 呼图吾斯中了汉军埋伏,大败而逃。乱军中,见到了奄奄一息的阿渠。阿渠告诉呼图吾斯,她说的呼韩邪单于非礼自己的那些话是假的,是因为呼韩邪单于轻视她,她才故意那么说的。阿渠死在了呼图吾斯的怀中。呼图吾斯接受不了…

  •   逃跑途中,阿渠中箭。伤重的她,将殷如墨的身世告诉了卫律,要卫律利用殷如墨杀害呼韩邪单于和日逐王先贤婵。 萧姑姑带来了一个好消息:屠耆的数万军队投降了呼韩邪单于,战乱平息了。皇上下旨,与万民同庆,宫女也可出宫,与家人团聚。 夜晚,出了宫的王昭君和婉儿,像两只出了笼的小鸟,一边往家走,一边兴致勃勃地看…

  •   跟踪殷如墨到匈奴、后又返回长安的赵遂,刚刚掌握了殷如墨的部分罪证并对殷如墨的身份有所察觉,就被以通敌罪逮捕。大殿上,张博还极力要给赵遂定罪,受到萧太师的斥责。 冯昭仪忌日,皇上梦见了王昭君。第二天,他找来毛延寿,命他将掖庭女子的画像一一展开,认真查找。画像上被丑化了的王昭君,让皇上感到不堪入目。…

  •   战场上,汉匈两军正在厮杀。呼韩邪单于率队赶到,用部队分开了汉匈军队,逼匈奴军队退回草原,并苦口婆心地规劝呼图吾斯不要一意孤行地破坏汉匈友好,以至给匈奴带来灾难。呼韩邪单于的强大军队和肺腑之言,迫使呼图吾斯撤退。 左翼秩訾王警告阿渠,屠耆决不会用全部兵马打大汉,一定会分兵打王庭。阿渠派人向呼图吾斯…

  •   殷如墨来到匈奴,赵遂偷偷地紧跟其后。接到淮阳王指示的屠耆,也安排一半兵马,按照约定,从另一路进攻汉朝。殷如墨千方百计甩掉赵遂后,横马停在呼图吾斯队伍前。他拿出淮阳王的令牌,要呼图吾斯改道去朔方郡,说是朔方郡有内应,并交给他一张汉军部署图。在内应的配合下,呼图吾斯大军所向披靡。汉朝十分危机。人民惨…

  •   原阳,边关将士奋勇反抗,大汉疆土固若金汤。呼图吾斯决定改攻他处。临行前,他让阿渠率领一部分兵马带着左翼秩訾王先回王庭。 萧姑姑看望王昭君,说起匈奴犯境之事,昭君马上想到,呼韩邪单于不会进犯大汉,进犯大汉的应该是呼图吾斯。萧姑姑十分钦佩昭君对匈奴和战事的了解。 王老爷子正悠闲自得地坐在昭君家庭院角落…

  •   张博见呼图吾斯已上当,边煽风点火,边建议呼图吾斯趁汉不备,出兵攻汉。不分青红皂白的呼图吾斯,答应了张博,把部队开到了原阳城外。 得知呼图吾斯出兵的消息,淮阳王非常高兴,决定再派人联络屠耆,让屠耆从另一方向夹击汉朝。呼韩邪单于立刻派左翼秩訾王前往呼图吾斯大帐,劝其三思而后行。呼图吾斯不仅不听,还将…

  •   王襄被无罪释放,回到了久别的边关。 大街上,王老爷子与殷如墨偶然遇到了日逐王先贤婵。相互问候时,先贤婵看到了殷如墨胸前的银牌,心生疑窦,上前询问。殷如墨却不愿理他,敷衍几句就走了。 欺骗逐鹿王子逃离长安、又挑拨大汉出兵攻打呼韩邪单于的淮阳王,对计划失败非常懊恼。他不甘心,又派张博去王庭鼓动呼图吾斯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的部下纷纷来报:逐鹿王子被大汉扣留长安。大汉军队正向边境聚集,准备向匈奴开战。呼韩邪单于立即赶到边关了解情况,并下令,情况没搞清之前,不许轻举妄动。 边关冯将军得报:呼韩邪单于率大军已到原阳。冯将军感到事有蹊跷,立即派日逐王前去查看。此时,呼韩邪单于才知大汉调兵遣将是因为逐鹿王子私自离…

  •   昭君为救父急于见到皇上,萧姑姑安排她在太后寿宴上弹琴,被皇后设计取消了。 深夜,淮阳王派人闯进逐鹿王子住处,说他父病重,要他立刻返家。涉世不深的逐鹿王子二话没说,骑马就走。不料,误入淮阳王设下的埋伏圈,死活走不出去。 淮阳王等人一口咬定,逐鹿王子出走,是因为呼韩邪单于要进攻大汉,要皇上赶快调兵遣将…

  •   一天,皇上要到御花园,得知消息的掖庭待诏们纷纷赶去。王昭君独自一人在房内弹琴。萧姑姑很好奇,和她攀谈起来。萧姑姑被王昭君的胸怀、才气所感动。无意中听到她们谈话的王漭,对昭君也很赞赏。 王漭告诉昭君,皇上对她父亲要严查重办。昭君听后心急如焚。为了救出父亲,昭君希望能尽快见到皇上。她请毛画师画像。自…

  •   赵遂在街上遇到了严先生。他们一起想办法要营救王将军和王昭君。 夜晚,昭君的琴声、歌声和优美的身姿,引起了皇上的注意。皇上急急忙忙走近,人已不见。皇上找来毛画师,要他将掖庭待诏女子的像都画出来,然后凭图筛选。此令一下,掖庭的待诏女子们纷纷贿赂毛延寿,请他将自己画得漂亮些。 汉匈和好后,天下太平,人民…

  •   三天后,无可奈何的王昭君告别母亲和婉儿随钦差进京。赵遂、王老爷子为救王襄将军也护送王夫人出发去长安。 殷如墨不甘心,拿着银牌到匈奴寻找自己的身份。 淮阳王派人以自己王爷的身份找到屠耆,说自己可以配合屠耆攻打大汉,而且一旦大兵压境,自己夺了大汉江山,就将阴山南北黄河河套富足的土地送给屠耆,还要帮他夺…

  •   王昭君在凉亭里,殷如墨吟着《凤求凰》走过来。昭君故意问起殷如墨的家乡、朋友。殷如墨言词闪烁,说是自己独往独来只有昭君一个朋友。昭君决定,答应母亲嫁给赵遂。 殷如墨得知,跑到酒馆喝酒,还发誓要让喜婚事办不成。他的话被身旁的官差,听得清清楚楚。 第二天,宾客盈门。王昭君、赵遂正要拜堂,殷如墨闯了进来,…

  •   钦差大臣到秭归县甄选美女,为避免昭君入宫,王老夫人决定先给昭君办婚事。昭君该嫁谁?母亲希望她能嫁给知根知底、老实可靠的表哥赵遂。 从小和殷如墨一起长大的侍女小宫,将此事告诉了殷如墨。殷如墨便利用昭君生日之际,不请自来,送给昭君一份非常特别的礼物。昭君从心眼里喜欢这个人。 昭君坐在院子里,王老爷子走…

  •   未央宫,众大臣正为呼韩邪单于派使者赴汉缔结友好盟约而高兴,王凤当众提出,冯将军在上报皇上之前,就已将兵器送给呼韩邪单于,是欺君之罪,应重判。萧太师据理力争。皇上只好派萧太师查清此事。为了保住冯将军的兵权,副将王襄挺身承担全部责任。 殷如墨爱昭君,又怕昭君看不起自己,独自在酒馆喝酒。淮阳王借机和他…

  •   十五,屠耆正在约好的地点,焦急地等待呼图吾斯大军。呼图吾斯已趁王庭内部空虚之际,攻下了王庭。屠耆自知王庭粮草充足、易守难攻,只好落荒而逃。 王庭大帐,呼图吾斯发誓要把整个草原捧给阿渠,阿渠却要他征服天下。 与此同时,呼韩邪单于决定派人去汉缔结友好盟约。为了表示诚意,他让儿子随行赴汉做人质。 后宫,…

  •   殷如墨护送昭君和婉儿回家,意外地遇到了王老爷子。目光敏锐的王老爷子一眼就看到了殷如墨身上佩带的、刻有匈奴王族标志的银牌。傍晚,殷如墨发现有人跟踪,立刻带两位姑娘从后门离去。 饭馆里,淮阳王正因黑衣人跟丢了王昭君而大发雷霆,邻座的王老爷子答了腔。诡计多端的淮阳王,终于从王老爷子处探听到了王昭君的姓…

  •   原阳,汉朝将士看到呼韩邪单于送来了那么多的牛羊马匹,非常高兴。为了进一步加强胡汉友好,副将王襄提议,从兵器库里清理一些兵器物资,以大汉皇上的名义,送给呼韩邪单于。冯将军很赞成,马上派人安排,并将此事上报皇上。 郊外,王昭君与婉儿遇到了淮阳王派来的黑衣人的袭击,幸亏殷如墨赶到,杀退了他们。 皇宫内,…

  •   皇上得知武器库被抢,立即赶回长安。此时,乌禅幕已带着呼图吾斯从汉朝抢来的兵器、俘虏来到了原阳。为了不至引起战争,冯将军亲自上长安,向皇上说明缘由。 回乡路上,昭君看着一路好山好水,很想趁机游玩一番。她留下信,偷偷地和婉儿一同离开了家人。途中,淮阳王看到了美丽的昭君姑娘和婉儿,心起歹意,派人跟踪。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率众将欢迎凯旋而归的呼图吾斯,当众宣布要将单于大位让给哥哥。呼图吾斯拒绝接受,只想让阿渠作自己的女人。接着,他心满意足地带着阿渠走进了大帐。 淮阳王的母亲到了淮阳。已无后顾之忧的淮阳王四处网罗党羽,甚至派人去匈奴联络,寻找夺取皇位的同盟。 呼图吾斯在训练士兵。阿渠劝他去争单于之位,被呼图…

  •   根据萧太师的计策,汉军终于查清,进犯大汉是屠耆打着呼韩邪单于旗号干的,与呼韩邪单于无关。 王襄将军见边疆不太平,让昭君与家人尽快回到家乡秭归。恋恋不舍的王昭君只好准备行装,并与家人一起,在表哥赵遂的护送下离开原阳。 长安,淮阳王要求接母亲去藩地。王凤担心淮阳王有篡位之嫌,可皇上却不以为然。 为让哥…

  •   唯恐天下不乱的阿渠找到呼图吾斯,挑拨呼图吾斯与呼韩邪单于的关系,受到呼图吾斯的斥责。与此同时,在大帐内议事的呼韩邪单于提出想把单于之位让给哥哥,被众人劝止。 被捕的匈奴人,口口声声说自己是奉呼韩邪单于之命进犯汉朝。冯将军根据以往对呼韩邪单于的了解,认为其中必有蹊跷,请日逐王前往匈奴查探。 殷如墨到…

  •   皇上重病在床,许侯爷很担心太子的地位,吩咐御林军总管王凤密切注意立储动向。 皇上晏驾。御林军立即封锁了宫内所有宫门,不许任何人出入。太子继位。王政君被册立为皇后。冯良娣被册立为昭仪。新君初立,万象更新。 几年后,呼图吾斯回到故乡。呼韩邪单于高兴地和他一起畅谈、喝酒,发誓永不分离。 已长大成人、化装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派人寻找呼图吾斯,无果,心里非常焦急。 皇太子代圣秋祭,引起淮阳王的嫉恨。皇太子喜欢冯良娣,一心要立其为太子妃。可是为了能争取新的支持势力,保住太子地位,许侯爷劝太子放弃冯良娣,改立王皇后选定的王政君为妃。为了大汉江山,太子只好委屈自己,娶了王政君。 呼韩邪单于率部攻打车犁,大获全胜。车…

  •   呼韩邪单于发兵攻打王庭。握衍朐鞮派人向右贤王求救,弟弟拒绝了他。握衍朐鞮无兵可派,在大帐里自杀了。深得民心的呼韩邪单于终于占领了王庭。 握衍朐鞮的哥哥得知弟弟自杀的消息,纠合残部,自立为屠耆单于,率部队进攻王庭。 为保存实力,呼韩邪单于主动撤出。屠耆占领了王庭。匈奴各部不服,纷纷自立为王。一时间,…

  •   10年后,呼图吾斯和稽侯珊长大,练就了一身好武艺,成了草原人民爱戴的英雄。然而,握衍朐鞮一直派人监视他们,既不让他们带兵,也不让他们离开王庭半步。 左地乌禅幕来到王庭,乞求握衍朐鞮允许稽侯珊到左地和自己的女儿成婚。都隆奇坚决反对,怕稽侯珊离开王庭后率众造反。阿渠却认为,只要扣住了与稽侯珊感情深厚的…

  •   匈奴,虚闾权渠大单于去世后,凶狠残暴的握衍朐鞮篡夺了单于之位。一次,握衍朐鞮各部首领会猎。他要一队士兵用箭射他的宝马,士兵不敢。他下令杀了这些士兵。接着,他又让另一些人用箭射他最宠爱的阏氏。众人不敢怠慢,万箭齐发。美丽的阏氏倒在血泊中。 虚闾权渠大单于的儿子呼图吾斯和稽侯珊年少有志,同生共死。他…

今日更新网站地图RSS地图百度地图360地图给我留言

Copyright © 536老影院www.536L.Com .All Rights Reserved .

手机扫一扫轻松打开
536老影院